元尊小说 > 综合其他 > 浪打桃花 > 第六九三章

第六九三章

蚌娘娘见江流师傅问完晋元又问她,立刻回答说;“恕弟子法力不精,学业不纯,弟子只是演绎到了小和尚托生后的第十年,他的前世朋友空寂大师去探望他,他按着生前的约定,对着空寂大师点了三下头,接下来,就泛起了一片浓雾。”

江流大和尚听到这里,点头道;“这就对了,你且抬头看远方!”

江流大和尚的那句你且抬头看远方,不仅仅震惊了蚌娘娘,还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受到了震动,他们不约而同地,一起抬头看向远方,此时,映入他们眼帘的哪里还有桃花之源,哪里还有盛开的桃花。

但见眼前秋风萧瑟,满目枯黄,夕阳下,黄沙骤起,旷野中,模模糊糊有一团影子在晃动,等到那团黑影走近了他们才看清楚,一条崎岖不平的古道,道路两旁的树叶在秋风中纷纷飘落,渐渐地,在古道的尽头,出现了一匹黑色的瘦马,马背上驮着一个白面书生。

眼看着夕阳隐在了风沙之中,天色渐暗,马背上的书生不免焦急起来,荒无人烟的旷野,再加上风沙,哪里有人家呢,于是,他急忙策马疾行,眼见得风沙一点点小了,在暮色下,看到了前面有一条河流,遗憾的是和上面只有一座断桥,紧靠着河边有一户人家,再往上隐隐还有几户人家,

于是,书生翻身下马,牵着他那匹瘦马,试探着来到了断桥之上,靠河边的人家越发显得清晰了,书生双手作喇叭状,对着河边那户人家喊了起来;“有人吗?”

声音刚刚传到对岸,就见对面人家的门开了,一个梳着长辫子的姑娘推门走了出来,几步走到河水边上对书生说道;“客官,河水不深,刚刚没过小腿肚子,你牵着马可以淌水过来。”

站在断桥之上的书生,听了姑娘的话,立刻低头下看,雾霭朦胧,河水湍急,似乎看不清楚,这时候,姑娘又说;“客官你牵马下桥,我领着你过河。”

书生闻听,慌忙答谢道;“姑娘如此热心,让小生实在是感激不尽,不过,此刻乃三秋也,河水冰凉刺骨,还是劳驾姑娘给我指点一下水浅可涉水过河之处,小生已经是感激不尽了。”

说话的功夫,书生牵着他那匹瘦马,调头下了桥,等到他来到河边之时,却见姑娘赤脚挽着裤腿站在他面前,书生一时之间为之语塞,倒是姑娘很爽快地说道;“请客官跟着我走!”

于是,书生慌忙致谢,又急着脱鞋挽裤腿,这才跟着姑娘朝河水里走去,不料,他们刚刚走到河中间,那匹马脚下一滑,呲溜溜,把牵马的书生拽了个跟头,水不深,却很急,眼看着水流带着书生一路翻滚过去,就在这危机关头,姑娘奋不顾身,几步跃到书生跟前,伸手抓住了书生。

就在姑娘刚刚抓住书生之时,一股激浪掀了过来,把姑娘击倒在河水里,眼看着姑娘载倒在书生身上,两个人搂抱着又翻滚了几个跟头,幸亏被一块大石头给挡住了,两个人才算从河水里面爬了起来。

等到她们上岸的时候,那匹瘦马已经站在岸边等着他们了,姑娘看到湿漉漉的书生,对他说道;“客官,这里离最近的集镇还有二十里地,只有到了集镇上才能有客栈,你身上的衣服又都湿透了,我看你现在的样子似乎走不到集镇上了。”

姑娘的话刚刚说完,就见书生身上一抖,接连打了几个喷嚏,那匹瘦马也跟着抖动起身上的水珠,直到书生打完了喷嚏,才听书生说道;“真是万般无奈,衣服被河水浸得水漉漉的冰冷异常,再加上我为了赶路午间没有吃饭,所以!”

书生说到这里,打了个沉,看看姑娘,他见姑娘正盯着着他看,就鼓起勇气接着说道;“不知道姑娘家中是否方便,可容我暂住一夜,等到衣服干了,我明日再赶路。”

姑娘听了书生的话,很爽快地回答说;“只要你不嫌弃我家中窄小,尽管住,正好我还可以把你身上的衣服洗干净,晾晒干了。”

书生听了姑娘的话,慌忙给姑娘鞠了一个躬,然后说道;“如此,我就不客气了,我会照样付食宿资费的。”

姑娘听了书生的话,又看到两个人都十分狼狈的样子,就说道;“别说这些了,还是先进屋换下衣服再说别的吧。”

就在这时候,屋子开了,接着传来一个老婆婆的问话声;“秀姑,外面是谁呀?”

已经被河水浸泡得十分寒冷的书生,上下嘴唇打着颤,刚想回答,却被称作秀姑的姑娘抢先回答说;“阿妈,是个过路的客人,不小心掉进河里面了,我让他先在咱们家过一夜。”

婆婆闻听,急忙走到书生和姑娘跟前,上前牵过马缰绳,书生强挺着说了声;“如此,小生这厢谢谢婆婆了!”

秀姑看到书生哆哆嗦嗦说完了这句话,步伐有些踉跄,看了一眼婆婆,婆婆努嘴,示意秀姑搀扶住书生,其实秀姑身上的衣服也紧贴在身上,并且和书生一样,滴滴答答不停地滴水,身上的玲珑曲线一展无遗,只不过,夜色降临,再加上书生无暇他顾,所以,秀姑才敢上前搀扶书生。

进到屋子里,书生似乎已经坚持不住了,好在他的神智还算清醒,所以,他咬牙坚持着没有上床,而是任凭身上流淌下来的水在屋子地上形成了一个水汪,秀姑见状顾不上自己,先把书生搀扶着坐在了一把凳子上,然后转身出去,找来一套青色衣裤,对书生说;“请不要嫌弃,这是我阿爸的衣服,你先把身上的湿衣服脱下来,凑合着换上这身干爽的衣服。”

书生嘴唇哆嗦着勉强说了声谢谢,秀姑躲出屋子,这时候再看书生,已经是上牙敲打着下牙,梆梆作响,好在,他还真就挺着换上了干爽的衣服,至于他怎么上的床,他就不知道了,反正他清醒过来的时候,却见秀姑正抱着他的头,再给他喂汤药。

书生见状,拱着要起来,不料,在忙乱间把秀姑手中端着的汤药弄洒了,他伸手去擦,却被秀姑把他的手拿到一边,又顺手拿起一块抹布,擦干净了汤药汁。就这功夫,听到屋子里的动静,秀姑的阿妈走了进来,看着已经拱着坐了起来的书生说道;“孩子,真把我们吓坏了,你先发高烧,我家秀姑跑到集镇上请来郎中,瞧看之后,说你是连累带饿,加上掉进冰冷的河水里受了风寒,这两日,我家秀姑啥也没干,就是给你煎烫熬药,还得给你喂药,唉,你总算醒了。”

秀姑的阿妈说完话,径直走出去忙活别的去了,这时候的书生真是百感交集,不知道说什么好,好在秀姑轻声问了他一句;“你自己能喝药吗?”

书生说点头说;“能,我好多了,身上也不冷了!”

秀姑把汤药碗小心翼翼地放到了书生手中。

十日后,秀姑牵着书生的手,婆婆牵着那匹黑瘦马,把书生送到了古道上,就听婆婆说道;“昨夜我把秀姑给了你,你若是忘恩负义,我变成厉鬼也会找到你!”

书生闻听,慌忙转身,跪在地上,给婆婆磕了三个头,朗声说道;“想我王乃璞跟着哥哥自幼读书,岂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,请阿妈放心,我此番进京赶考,无论中与不中,都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,和秀姑团圆。

年底,寒风瑟瑟,古道上又出现了那匹黑瘦马,就见马背上的书生此番却是异常轻松,他端坐在马背上正吟诵着;“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,古道西风瘦马,夕阳西下!”

不过,书生刚刚吟诵到这里,却连连摇头,口中吐了两下,又自语道;“想我王乃璞,马上就要见到心上之人了,哪里还是断肠人在天涯,分明是赶考郎君急切归来。”

话声落,书生王乃璞轻轻吆喝了一声胯下的黑瘦马,就见那匹瘦马得、得、得,小跑起来,没等夜幕降临,小河边上的人家已经是欢声笑语了。

随着屋子里的欢笑声,河边渐渐升起一团浓雾,遮挡住了那户人家,这时候,就听江流和尚在半空中问道;“晋晚生,你可认识那个赶考的书生和秀姑?”

晋晚生正自发呆,心中不停地想着,那个书生是否考中了,这时候,他听到江流大和尚的问话,只好打断思绪,回答说;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位书生和秀姑。”

哪里料到,一向慈祥宽厚的江流大和尚听了晋晚生的话之后,却是一声断喝;“你胡说,他们才是你的生身父母!”

这声断喝,只吓得晋晚生浑身一颤,紧接着,他就看见那条小河,便成了一片汪洋,在汪洋中,房倒屋塌,风浪中年轻的王乃璞和秀姑,护着一个大木盆,木盆里的婴儿不停地啼哭,王乃璞和秀姑奋力超前划去,不料一个大浪,把他们一家三口掀翻在水中,片刻,木盆和婴儿漂浮上来,王乃璞和秀姑却没有上来。

最新小说: 星上最亮的人 最强上门龙婿 玄幻:我晒太阳就变强 镇国战神奶爸 浮兮志 拨开云雾总有仙 斗罗之金银龙神 糖果味的喜欢 和邪神结婚后 我的妹妹是神女
相关小说: 大胆丝袜露阴艺术 色眼识人测试 开心色播播五月天 乘人网第四射 操逼另类视频 59hhh成人动漫 日本女王颜面骑乘圣水 WWW.成人情色五月天.COM 萧蔷低胸or爆乳 亚无码图 孕妇生孩子视频